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0%

一只忘了下蛋的鸡

以前提到过,我自幼对文字有特殊的感觉。当然这里的以前未必真是以前,因为提及此的文章写于本文之前,却并未发出。故而读者如果感到疑惑,可理解为我在此确定一个如上前提条件,且是全局性的,前后文皆接受此条件,除非局部重新定义。

因为擅文字,好卖弄,这让不少人知道我是一个有才的家伙,无论真心的 (true) 和假意的 (false) 。但这一点都无法构成我很牛逼,因为 true && false = false. 文字哪怕写的很好,也仅此而已了,既无法让你成为一个数理化很牛逼的学霸,也无法成为一个精通历史政治、能谈古说今的家伙。反倒让你看起来是个多长了条胳膊:往乐观了看是三头六臂,往悲观了看却是在你睡觉的时候硌着背,吃饭的时候恐怕会抢碗筷。

总之这让别人看来一个穿着长布衫扶着圆片眼镜的 nerd :既闷而骚,还能写点文字。这里能写点文字就跟老母鸡能下蛋一样不值一提了,老母鸡就是下蛋的,这也算本事嘛?老母鸡会下蛋,所以干嘛不下蛋?你不下蛋我们便会对你老母鸡的身份重新定义。老母鸡之所以是老母鸡,盖因你会下蛋。假使老母鸡不会下蛋,那么与老公鸡无异,不能称之为老母鸡、下蛋的母鸡。老公鸡见到老母鸡便念叨:下只蛋罢,甭管老母鸡当时是心情不好或是刚来月经,或者刚拉完一泡鸡屎压根没想过下蛋。

因为上述原因加上自己的懒惰,为自己找来借口什么也不干。加上上述原因是借口之一,由此可见我为找借口是不遗余力的。每次决心写点什么,想好一个故事,确定好主人公的名字和关系,然后就放那了。只顾想不顾写。很多年后写代码这毛病再次复发:定义好 variable 和 Data Type,然后就不往下写了。算下来这么多年写下来的东西就是声明了一大摊 Interface 和 variable,不管实现。至于能遗留下来的,就更少了。所以其实可以算我其实什么也没”写过”,只是”想过”。

如果能写文字时写文字,可以姑且算个有才,那么能写文字时不写文字,等到老都再写文字,那么不叫有才,叫自传,写完自是读不到的,别人更不会读到。大家那么忙,自己的一辈子都操心不过来,哪还有时间关心你的一辈子。

那么现在写点什么到底算个什么呢?我想最大的意义便是对我的脑袋之前天马行空的一个交代,因为假使如上所说在能写点什么的时候写点什么,可以称之为有才,而最后我没有成为有才,只是一个普通的家伙,靠不了文字过日子,只能写些abcd123的代码吃饭,脑袋肯定是不满意的,不满意的早晚要造反,为了长久之计还是需要写点什么,尽管上述并不构成因果关系。

如果一只本会下蛋的鸡,一只没下什么蛋,那么最后我们可以认为它忘了下蛋,或者压根不会下蛋,那么它现在下的蛋究竟是些什么蛋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蛋,是坏掉的蛋,畸形的蛋。

此文无特殊意义,仅为下蛋的碎碎念、咯咯叫。

顺便祝自己 25 岁生日快乐 :)

逐鹿IT, 猛猛如玉 wechat
扫一扫关注我,有惊喜不迷路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: 逐鹿IT 猛猛如玉
网址: https://amonxu.com 微信公众号: itcraft
可以请我喝瓶水吗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