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0%

大哥,后会有期!

cover_img

前注

本文原创作者Amon Xu,转载请注明作者与链接,谢谢:D

”16 点会议室开会,讨论接下来到 6 月份的工作计划。“
一阵默默无言。
……

今天是大哥上班最后一天,大家都想和大哥多呆上一会。
”大哥,什么时候走?“ —— ”一会,等 Boss 签字。“
“现在走吗?我送你。” —— “还要一会。”
“要不要一起去开会,最后一次。” —— “我不用了,你们去吧。”
……

会议正进行时,大哥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红包:祝大家工作顺利。彼时,会议室唾沫横飞、激扬文字,窗外四点钟的太阳依旧强烈,大哥开车飞快驶往广州,视野两边的一切都迅速被甩在身后。深圳,再见!

前一天夜晚,大哥请我们吃散伙饭,一路欢声笑语,饭桌上举杯痛饮,像我们刚认识时吃结伙饭一样。大哥和最后一次组队王者荣耀,大哥依旧超神 Carry 全场,连下三城。这是我们送给大哥最后的胜利,也是大哥送给我们最后的胜利。

再往前几天,大哥举行了交接工作会议,会议上他讲解了满满一大篇的交接文档,以及部分核心业务逻辑的思维导图。涉及核心业务逻辑、环境配置及部署、数据算法对接、中间件模块说明等。基本囊括了大哥进入公司一年多的重要成果。

时间再往前,过年刚来没几天,大家尚沉浸中假日的气氛里、陷入假期综合症中不能自拔,惊闻大哥要撤退了,大家甚至没有做好上班的心理准备,突然受到新年第一暴击,皆哑然叹息。

回想大哥入职一年有余,短短时间,已然成为团队核心主力之一,这也是为何“大哥”称号流传开来。上年度(2017)年终总结大会,大哥荣膺“攻坚奖”,以此表彰大哥上年度的工作成果。

大哥初入职,彼时团队正值项目重构期:将后台架构由 Golang 迁移到 Java。当时搭了一套 Java 微服务架构,大伙皆摸着石头过河。大哥坐在离我不远的位置,开始了熟悉业务和代码。

因为项目旧数据都存放在 MongoDB,新架构采用 PostgreSQL + MongoDB,大哥首先接触的是这个数据迁移的需求:将部分数据由 MongoDB 导入 PostgreSQL,并编写了部分 DAO 访问数据库的接口。

与其说是“重构”,倒不如说是“重写”,整个重构需要将原 Golang 所有的业务代码用 Java 重写。因为赶时间,加上大家是摸着石头过河,前期很多业务代码写的不甚严谨,写 Test Case 的习惯也没有流行起来。大哥编写了部分接口的 Test Case,并将这个习惯发扬。

在项目重构还在进行的时候,已经出现重构‘重构‘的情况,大哥为整理、优化代码提供诸多帮助和建议,比如抽离了 DAO 层业务的共享代码,使不同 Rest 层项目访问 DAO 层简便了诸多。

项目重构中,为了快速验证新平台架构,本地部署验证的都很匆忙。我们当时采用比较原始的 Git + Maven 部署方式,因为采用微服务架构,有大小十几个项目,每次部署苦不堪言。大哥后来编写几个 Shell 脚本,实现一条命令快速部署多个项目,部署项目从此实现鸟枪换炮。

大哥也承担了部分核心业务逻辑的编写。重构后项目年初终于上线,大哥在上线部署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这也导致了在后续的工作中,他甚至承担了部分运维的工作。

上线后,逐渐发现了一些性能的问题,大哥优化完善了项目核心基础数据和统计数据的缓存方式,以及改造了部分业务流程的计算和缓存逻辑。

再往后,大哥一手编写了各个服务的 Dockerfile,以及 Maven 配置 Docker,通过 Docker Compose 编排各种服务,实现线上部署服务 Docker 化。

随着迭代的不断进行,大哥也对业务和代码愈加熟悉。因为产品的特殊性,PM 们经常脑洞大开做一些富含’战略性’、‘创造性‘的新功能,大哥承担了这些新功能的后台职责。亦由于产品的广性,需要做大量兼容性的工作、特殊性的功能、擦屁股般的需求,这些需求也源源不断的流向了大哥的名下。

彼时,大哥俨然已成为团队后台的核心人物之一,大哥的称号也流传越来越广。

大哥是典型的 90 后,表面文静内心火热,话虽不多人挺利索。

大哥喜欢追各种日漫,就连和大嫂去日本旅游时,狠狠地过了一把动漫粉丝的瘾。当他发出和各种动漫形象合影的朋友圈时,大家纷纷调侃大哥宅男。

大哥对游戏也钟爱有加。有一阵子,我们几人组队打王者荣耀,在我们猥琐发育时,大哥擅长打野位,每每 Carry 我们,成为一个靠谱的队友。

网易吃鸡新出时,我们自然也成为第一批尝鲜者。我成了一个勤劳的快递员,而大哥,无不冲在最前、攻城掠地、收割人头,继续扮演着中国好大哥角色。
game_img

大哥也早早的进入了养生了模式,保温杯、枸杞茶,天气稍微变冷就注意保暖,每每被调侃很虚。

PM 最擅长两件事情:一是脑洞大开做一些富含’战略性‘、’创造性‘的新功能;二是为这些脑洞填土,要么修修补补,要么重新推翻重来,然后未来某个时刻又想回到从前。

大哥难当,大哥更难当。不知何时起,大哥也被这些吃屎般的需求,每每逼的从座位上站起身,绕着座位背后的梁柱而行。每逢此时,我都很想和大哥说一句:QTMD 产品!转而低头做各种“ ”的需求。

我料想大哥应该不会久留了,但没想会这么快,我原以为大哥至少会再呆上半年的。大哥是在拿“攻坚奖”前后提出辞职的,这个决定无论是前还是后,背后都是几个艰难的决定。

大哥入职有一阵我才知道,大哥并非初入公司,早在读研时已在公司实习过,后来去了百度和网易。

大哥走后,据说大哥离开的原因是遇到天花板了,我们当然知道,大哥本来抱着学习的心态进入公司,一不小心就触摸到了天花板,这里面既有技术上的,也有产品上的,既有可以改变的,更多的是无力改变的。

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大哥,祝你飞的更高!

逐鹿IT, 猛猛如玉 wechat
扫一扫关注我,有惊喜不迷路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: 逐鹿IT 猛猛如玉
网址: https://amonxu.com 微信公众号: itcraft
可以请我喝瓶水吗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