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0%

我的 2020 读书清单(中国文学类)

最开始想写完全部清单总结,再发出文章。但是一列清单,发现有点多,害怕断更,所以发到哪算哪吧。
上一篇文章发出后,幸而得到几笔不菲的赞助,这激发了我创作的热情,使我赶紧推出下一篇。感谢大胆破费的各位和不嫌弃的阅读者们。

  • 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

    img

    早些年上中学时,对课外书籍阅读和对非教科书知识的求知欲望,和青春期那时其它的欲望一样强烈。只要落到手头上不是交完书杂费后发下来的教材,都要反复翻上几翻,连同桌的成语词典和牛津英汉词典都不能幸免。

    那时为了提高学生们的作文写作能力,学生们似乎普遍有一种短篇集小册子,里面收录各种近现代的短篇散文、小说、杂文等等。自己甚至也曾厚着脸皮临摹过其中几篇,在文中借着别人的笔,描述着我没见过的风景,做着没干过的事。

    其中有篇印象特别深刻,便是这篇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。文中,一头猪,拥有了智慧动物-人的特质,所以看起来它更像是一个人,而不是一头猪。这头猪对每天吃饭、睡觉、交配的生活产生了思考,开始有了自己和生活的对抗。

    但很可惜,它的同伴是猪,而不是人。迎接它的也不是劳动模范或者优秀员工奖,而是猎人的围杀。到后来,它可能被铁锤给锤扁了,又或许从猎人的枪下逃走,躲进了山林里,又长回了獠牙。

    书中后续的一些杂文,除了让我惊掉下巴,甚至一度萌发了像作者一样拿起笔杆子的冲动。但是很快就从这种虚拟快感中脱离,并进入了长久的贤者时间。

    摘录当时的阅后感:

    引用作者文中的话做点评:
    “从事这种研究,因为预知了的结果,同手淫很相似。一个男人在手淫之先,就预知结果是本人的射精。然而这不妨碍手淫在他的想象中有声有色地进行,这是因为有快感在支持。”
    我们在读这本书前,已经预知了结果。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在想象中有声有色地进行,最终什么也没有看到,什么也没有读懂。

  • 《活着》

    img

    苦难文学,和伤痕文学,是我一直不想读不愿碰的领域。因为它们真的太沉重了,并且离我又并不遥远。每当看到这种书籍或者影视作品,就有种揭开伤疤的疼痛。

    现在我们大都知道,我们身处一个技术爆炸的时代,人类最近短短几十年的发展速度,已经远超过去几千年人类的发展水平。指数级增长、摩尔定律,这些名词,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们飞速进取的步伐。但农村和城市的世界是割裂的,农村的时间是缓慢的,慢到外面激流勇进、日新月异,里面却静水流深、几十年如一日。

    对于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,苦难文学它并不只是文学的艺术,不只是挂在墙上发黄的老照片,不只是压在柜底的一条破毛巾,而是真正勒紧裤带饿肚皮的体验。

    摘录当时的阅后感,感受福贵与生活扼住咽喉的对抗:

    生活可以赋予他所有苦难,唯独赋予不了绝望;生活可以剥夺他的所有一切,唯独剥夺不了他要活着。
    用涓涓细流的时间,缓缓记下了福贵一生的流水账。福贵败光了家产,老爹在粪缸前摔死,老娘在福贵被抓去拉大炮后担心死,儿子有庆抽血至死,女儿凤霞难产而死,妻子家珍病怏怏而死,女婿干活出事故而死,外孙吃豆子噎死。
    福贵后来买了一头老牛,和它生活在了一起。

  • 《围城》

    img

    读好书时,我们会萌发一种自己也要拿起笔杆子写作的冲动;读好到不行的书时,会萌发一种自己十年一百年也写不出来这种作品,索性放弃了罢。钱老的书属于后一类。

    对于此书,我不敢多言,文中金句颇多,语言艺术极高。如果不能把你笑到肚子痛,算你肚子是铁做的。

    “对于丑人,细看是一种残忍——除非他是坏人,你要惩罚他。”,对于这篇文章,细看也是一种残忍——除非你要惩罚我(T_T)

    摘录当时的阅后感:

    故事从一艘回国的船开始,方鸿渐在国外荒废几年光阴,最后慌不迭买了一份假文凭回国。

    回国的船上,方鸿渐邂逅了年轻时眼光高,最后剩下来只好便宜老实人的苏文纨,并与局部真理鲍小姐发生一夜情。

    下船后,因为之前吹了牛皮,再经岳父一家添油加醋,方俨然成为附近名人。甚至阴差阳错去学校来一场关于梅毒和鸦片的西方文明演讲。

    沾着老丈人的光去了国外留学,回国又去了老丈人的点金银行。方鸿渐开始和苏文纨交往起来,没曾想误打误撞方喜欢上了苏的表妹唐晓芙,又和苏的爱慕者赵辛楣成为铁哥们。

   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有恃无恐。赵喜欢苏,苏喜欢方,方游离于酥糖小姐之间,唐喜欢方但又碍于表姐情面。

    感情最能折磨人,后果是方与酥糖小姐都闹掰了,苏另寻新欢死了赵辛楣的心,然后一对感情上的难兄弟结伴,去到内地三闾大学任教。

    一路颠簸流离之下,终于抵达。方也认识了同行的孙柔嘉。在内地闭塞的三闾大学,方不巧与孙柔嘉结为伴侣。而赵辛楣与汪太太的偷情发现,也使得他再次出走重庆。

    少了赵辛楣的方,携妻回上海,开始与孙柔嘉疲于琐碎的家庭生活。平淡的生活甚至捏不出半点水来,生活总在吵架中和吵架后来回切换。

    方是一个“你不讨厌,但全无用处”的人,没有继承方老的大家风范,也没有赵辛楣的雄厚人脉和左右逢源的能力,虽留洋归来却高不成低不就,夸张一点心比天高 命比纸薄。

    孙是一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,青年有志不愿留在上海,相貌可以算上平庸,性格也没什么亮点,甚为怕生。没有苏文纨的留洋经历,也没有苏的家庭背景,更没有唐晓芙的相貌和气质。

    两个普通的人,也算得上一对相爱的人,但结婚的人们大都像两只亲密的刺猬,靠的太近容易扎得彼此遍体鳞伤,用创造新伤口和治愈旧伤口的痛苦,以对抗苦闷的生活。

    没有蚊子血,没有白月光,有的只是平庸的人和困乏的生活。最后方下决心待孙好,孙等方回家吃饭,然而阴差阳错地饭没吃成,又大吵一架,孙离家远去。

    方在痛苦中,那座号称每点钟走慢7分的旧钟,敲响了五个钟头前的时间。五个钟头前,是一切看起来将要美好的时候,而现实,总会令人陷入泥潭。

逐鹿IT, 猛猛如玉 wechat
扫一扫关注我,有惊喜不迷路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: 逐鹿IT 猛猛如玉
网址: https://amonxu.com 微信公众号: itcraft
可以请我喝瓶水吗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