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0%

我的 2021-1 读书清单(小说类)

《冰与火之歌》

img

2011年,美剧《权力的游戏》第一季首播,等到我接触时,已经是2014年。在快速看完已出的四季之后,一年一更的等待显然不能满足我的热爱,于是开始翻原著小说。等到完全读完原著小说五卷后,时间已经来到了2020年。

原著小说我是把整个五卷下载起来,导入到Kindle中看的。因为内容太长,加上莫名的Bug,没有进度条。至于目录嘛,差不多长这样:

POV 1 布兰

POV 2 凯特琳

POV 3 丹妮莉丝

POV n 猛猛如玉

没有阅读进度,形容虚设的目录功能,导致整个阅读体验像是被判无期徒刑。


六年是段漫长的日子,在这漫长的日子里,太多的阻碍诱惑阻止人读下去。因为疫情缘故,忽然多了很多时间,于是把Kindle充满电,重新进入维斯特洛大陆。

后来偶然得知一个朋友也在看原著,瞬间有种划着船在大海上漂流、看到其他船只的感觉。看着朋友的阅读进度,对着我当时看的故事情节,像跟着水痕行船。在之后听说对方已经看完的时候,我也意识到:故事,早晚会结束的。

结束来临的时候,没有任何预兆。凯冯爵士刚准备重振狮家荣耀,转眼领了盒饭(剧集中改编成了大学士派席尔的领盒饭方式),脑中还没猜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故事戛然而止。像之前看过的伟人传记一样,当生命结束之时,没有任何的总结概述,也没有任何的抒情,像一本未完的书,永远地停留在那一页。


关于此书,毋庸多言。横跨几年的阅读,诸多的感受和故事情节早已模糊。而印象最深刻的,要属其细腻丰富的文笔(当然我看的是中文翻译版的,而恰是中文翻译版,亦颇有中国现代文学之散文的风范。可知原著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,虽然可能咱这辈子也感受不到了>_<)

弱水三千只取一瓢,这里就摘一小段聊作意思罢。摘自《冰与火之歌》卷三 《冰雨的风暴》。

​ 雪花飘进房间,侍女下意识地裹紧毯子。珊莎打开房门,走下螺旋梯。当她接着
打开通往花园的大门时,眼前的美景让她不由得屏住呼吸,惊讶于那份不属于人间
的宁静。雪花飘啊飘,悠远的暗香与孤寂,它们沉甸甸、不受打扰地着陆。人间的全
部色彩纷纷败下阵来,遁逃无踪,唯有黑、白和灰:白的高塔、白的雪和白的雕像,黑
的影子与黑的树,灰的天空。一个纯粹的世界,珊莎心想,一个不属于我的世
界。
​ 她如梦似幻地踏步出门,靴子在顺滑的白雪表面留下及踝深的孔洞,却没发出
任何声音。她走过结霜的矮木丛,望着细瘦的黑树干,不知自己是否仍在梦中。飘飞
的雪花犹如情人温柔的亲吻,划过脸庞,因体温而融化。她来到花园中央,站在倒
塌、半埋没的哭泣女人雕像旁,闭上双眼,举头向天。她闻到雪花的舞蹈,品尝着雪
的滋味。这是临冬城的滋味,清白的滋味,梦的滋味。
​ 当她睁开眼睛,发觉自己已然下跪,却不记得其中经过。天空泛白,黎明来到。
这是新的一天,她心想,指引着未来。可她渴望的却是回到过去,祈祷能回到过
去。她应该对谁祈祷?这座小花园原本是要栽培成神木林的,但土壤过于细薄多石,
鱼梁木难以生根。一座没有心树、没有神灵的神木林,和我一样,空虚,空
虚。

看完这一段,是不是像极了我们读过的那些散文,甚至有点老舍《济南的冬天》那味儿。单独拎出来弄不好可以成一篇《鹰巢城的冬天》/狗头。

故事至此时,珊莎一家,父亲在君临城身首异处,妹妹毫无音信,母亲和哥哥奔流城遭遇血色婚礼,两个弟弟在北境不知所踪。经历了君临的闹剧后,她随小指头来到了母亲妹妹所在的鹰巢城,像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,而即使身为棋子的过程,也是非常曲折和戏剧性的。

img

这场大雪的描写和人物心理的刻画,无疑是瞎眼可见的震撼,我能想到的形容词唯有:鹅妹子嘤 Amazing!


后记:

本文写于2020年底,成文时间不详,据说不早于今日,未经求证。

逐鹿IT, 猛猛如玉 wechat
扫一扫关注我,有惊喜不迷路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: 逐鹿IT 猛猛如玉
网址: https://amonxu.com 微信公众号: itcraft
可以请我喝瓶水吗:)